同仁县网络公司

同仁县网络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同仁县网络公司

时间:16-07-24来源: 作者: 点击:679183 次
鼎泰区的充满了军队没有徐徐图之民众纷纷跑出来品的知道基地不缺乏物资

2月3日,网曝一群农民工在南京毗卢寺门前“讨薪”。

原标题:南京毗卢寺被曝拖欠工程款4年多,寺庙称:想还钱,但没钱

本是佛门清净之地的南京毗卢寺,卷入一场纠葛。

2月3日,网曝一群农民工在南京毗卢寺门前讨薪——“传义和尚还我血汗钱”。传义法师是南京毗卢寺的方丈,也是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

有网民跟帖称:“到底怎么了?难道毗卢寺也拖欠农民工工资?”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了解到,事件源于南京毗卢寺和南京谷西文物古建园林有限公司(简称谷西公司)的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此前,谷西公司将毗卢寺告上法庭。法院判决毗卢寺支付谷西公司工程款394万余元及利息。目前,毗卢寺已经支付约300万元,还欠160万元左右。

毗卢寺欠谷西公司的钱,谷西公司欠农民工的钱,一环扣一环,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毗卢寺监院持德法师对澎湃新闻说,欠钱肯定要还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寺庙想分期还款,每年还15~20万元,但谷西公司要求两年内还清,寺庙拿不出那么多钱,双方就僵持在这儿。

谷西公司则称,如果一年还20万,至少要五六年才能还清,那农民工没钱过年怎么办?

农民工到毗卢寺门口“讨薪”

毗卢寺身处南京市区,闹中取静。它始建于明朝嘉靖年间,距今近500年,民国时期曾是全国佛教中心。

2016年2月3日,53岁农民工毛义扣和10多名同伴,又来到毗卢寺。连续3天,他们都在毗卢寺门口“讨薪”,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来自泰州兴化的毛义扣对澎湃新闻说,没钱回家,谷西公司还欠他4万多元。他跟老板邓菊生要,老板说没钱,今年发不出来。老板就叫他们去毗卢寺要钱。

谷西公司毗卢寺项目部负责人耿敏说,公司还有60人左右没发工钱,平均下来每人5万元左右。建筑行业不景气,欠薪较多。

耿敏看到“网络很强大”,就一边到毗卢寺“讨薪”,一边上网发帖,“希望有关部门能看到帖子,帮忙解决”。

谷西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邓菊生对澎湃新闻说,“没想到寺庙也会拖欠工程款”。他说,他们公司为毗卢寺建造的工程早已于2011年11月交付给毗卢寺投入使用了,如今四五年过去了,毗卢寺一直没结清工程款。

邓菊生说,双方也打过官司,法院也已经判决了,执行了约300万元,还有100多万元。

工程款起纠纷,官司打了近2年

谷西公司和毗卢寺的纠葛,始于2011年。当年4月,双方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谷西公司承包大雄宝殿改造工程,工期150天;工程造价暂定550万元。

毗卢寺监院持德法师对澎湃新闻解释说,改造工程就是把原来的大雄宝殿挪移10多米,并由一层改为两层。

修葺一新的毗卢寺,大雄宝殿改成了2层。视觉中国资料

施工过程中,毗卢寺增加了部分改造项目。2011年11月,工程完工。

双方为工程款结算发生争议,谷西公司于2013年底起诉到南京市玄武区法院。

毗卢寺辩称,谷西公司施工质量存在严重问题,大殿方位不正,与山门不在同一中心线上,导致毗卢寺重修大殿到山门的道路,拆除重建焚化炉、重修山门及观自在大佛、拆除售票房及四间僧房,造成损失共计1808万元。毗卢寺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2015年1月,玄武区法院判决,毗卢寺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谷西公司工程款394万余元及利息。

双方都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5年6月,南京市中级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至此,持续近两年的官司,告一段落。

但是,谷西公司的“讨薪”还在路上。

“我就是想还钱,身上也没有,哪来这个钱”

2月3日,谷西公司代理律师对澎湃新闻说,二审判决后,玄武区法院执行局陆续执行了301万元。如果把利息计算到2016年1月31日,毗卢寺还要再支付163万元。

谷西公司认为,毗卢寺应尽快还钱,毗卢寺方丈传义法师作为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并担任南京市政协常委,不应拖欠工程款。

3日,澎湃新闻记者也采访了毗卢寺监院持德法师。监院是总领众僧的职称,为一寺之监督,即负责协助方丈或监管理寺院之事务,有权指挥一切行政事宜,俗名当家。

持德法师说,大殿改造工程从头到尾他在处理相关事宜。

持德法师说,当初,大雄宝殿实施改造,有个居士答应出这笔钱。后来,大殿往前移,施工方把能用的柱子、瓦片之类的,很多都不用了,这把居士得罪了。居士不满意施工方,不愿意出这笔钱了,一分钱没给,前期250万元工程款也是寺庙出的。

持德法师还认为,工程存在很多质量问题,比如大殿尺寸变小了。

邓菊生回应说,当初拆装,不可能哪个材料都能用,有些柱子都烂掉了。至于工程质量,法院已经判决、没什么问题。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二审中,毗卢寺主张涉案工程消防不合格、大殿尺寸偏短、存在漏水等质量问题。不过,毗卢寺并没有举证证明涉案大殿消防工程由谷西公司施工;对于大殿尺寸偏短问题,毗卢寺也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对于漏水问题,谷西公司认为已经整改完毕,毗卢寺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目前该问题依然存在。

法院还认为,毗卢寺未经竣工验收即擅自使用涉案房屋,根据最高法院相关司法解释,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故毗卢寺主张涉案工程存在质量问题,法院不予支持。

谷西公司总经理邓菊生认为,“毗卢寺有钱,就是想拖着”。此前,谷西公司除了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也向玄武区宗教局反映情况,没有得到满意答复。

谷西公司代理律师还说,法院曾冻结了毗卢寺的数个账户,后来把其中一个解冻了,原因是宗教事务的特殊需要。

持德法师说,寺庙曾找到法院,寺庙也要基本的生活,僧侣要发生活费,工人要发工资,后来一个账户就能使用了。

持德法师说,他是玄武区人大代表,大和尚(传义法师)是南京市政协常委,“大和尚曾和我说,欠人家钱的日子不好过,你找人家谈谈,把钱还了吧。我说可以。”

“欠你钱肯定是要还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持德法师说,两三个月前,法院曾组织调解,他提出每年还15万~20万元,谷西公司不答应,要求一次性还清,或者一个季度还15万元,双方谈不拢,就僵持在那儿,“我哪儿来那么多钱呢”。

持德法师说,“他(谷西公司)把我名声也搞坏了,原来人家愿意出钱的,也不出了。现在我就是想还钱,我身上也没有,我哪有这个钱呢?”

邓菊生则说,如果一年还20万,至少要五六年才能还清,那农民工过年怎么办?他希望毗卢寺在两年内能还清欠款。

面对连续3天的民工“讨薪”,毗卢寺怎么办?

持德法师说,“我也没办法处理,我们不欠他们一分钱,他们跟我们没瓜葛。这些农民工没在我们这边干过活。我们欠的是谷西公司钱。”

谷西公司毗卢寺项目部负责人耿敏和农民工毛义扣、仇建新等人则称,他们从头到尾在毗卢寺干过活,“讨薪”民工都在寺庙里干过活。

毗卢寺接下来打算怎么和谷西公司沟通?

持德法师说,“接下来是他们找我,我不可能找他们啊。他找我必须要道歉,要登报道歉。”

为什么要道歉?“法院已经判决了。你(谷西公司)带这么多人过来,不是无理取闹吗?”持德法师对澎湃新闻说,“你损坏我名声,要登报道歉,还要赔偿精神损失费。我也不要你几千元、几万元,我也不要多,只要一块钱就行了。”

一方说“没那么多钱”,另一方则急着拿钱回家过年,毗卢寺和谷西公司的纠葛,何时破解,仍待观察。

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0
------分隔线----------------------------